【迷幻都市 第一部】复仇与救赎(22)

作品:《迷幻都市

    【迷幻都市第一部】:复仇与救赎222019-7-9在我陷入绝望之际,别墅的门被人推开,一个穿着深黛紫套裙的女子冲了进来。她目光扫过全场,准确地找到控制音乐、灯光的地方,疾步走去,立刻偌大的客厅音乐骤停、灯光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顿时场面一片死寂,正在狂欢乱舞的男男女女们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“秦修凡,你给我过来。”声音柔媚,却有着不容人轻视的威严。

    我极为惊讶,来的竟然是谢浩的嫂子林映容。谢浩并未告诉她今天去要秦修凡的生日聚会,林映容怎么知道谢浩在这里?又怎么会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秦修凡慢吞吞地走了过去,“是林董事长呀,您怎么有空……”话音未落,林映容手指遥指二楼的谢浩大声道:“你们两个,抓着谢浩干什么!”

    抓着谢浩的两个男人搞不清状况,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,给林映容猛然一喝,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。谢浩立刻从二楼冲了下来,“嫂子,你怎么来了?”谢浩和我一样惊诧。

    林映容没去看谢浩,而是紧盯着秦修凡道:“今天很晚了,阿浩明天还有事要做,我们先走了,你们慢慢玩。”说罢便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秦修凡神色阴沉,虽然谢磊被抓了,但林映容毕竟是谢磊的妻子,又是海丰公司的代董事长,如果正面起了冲突,有什么后果难以预料。今晚他只是想折辱一下谢浩,并未想将他往死里整,所以呆呆地看着林映容愣是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谢浩跟在林映容后面,我急道:“谢浩!嫣然、小雪还在,得带上她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谢浩看了看依然惊惶不安地嫣然停下脚步道:“大嫂,有两个朋友我得带她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林映容皱了皱眉道:“什么朋友?”这种场合下她显然不太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谢浩迟疑了片刻道:“好朋友,很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林映容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道: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谢浩指了指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的嫣然道:“这个,还有一个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看到嫣然衣衫不整、惊惶失措的模样,谁都知道她受了欺侮,林映容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很快有了决断道:“那把你楼上的朋友叫下来,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谢浩往楼梯走去,秦修凡终于忍不住阴阳怪气地道:“林董事长,这样不好吧,你们自己走也就走了,她们可是我秦修凡的朋友,你这样强行带人走算个什么?”

    林映容道:“不如等下你问问她们,她们想要留下,我林映容决不多说一个字;如果她们想走,你强留人家,这又算个什么事!”

    秦修凡恼羞成怒地道:“林董事长,今天是我的生日聚会,你就这样来拆我的台吗?”

    林映容冷笑道:“我带我们家阿浩走,拆你的台了吗?你们这里几十人,少两个就不能玩了吗?难道一定要阿浩在,她们在,你才玩得开得心吗?如果是这样,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到底玩点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秦修凡给林映容怼得一时说不出话来,谢浩快步冲到二楼房间,那两个女孩还算聪明,见情况有变,将小雪的衣服穿了回去。谢浩一把挟住小雪,拖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认得你,你长得好帅,你……抓着我干嘛,一起跳舞呀,来跳舞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材娇小的女儿被谢浩夹在臂弯中动弹不得,她不停地摇晃着小小的脑袋,嘴里胡言乱语地说着昏话。

    林映容看到小雪的样子,狠狠地向秦修凡瞪了一眼,然后向嫣然招了招手道“你过来,等下和我们一起走。”嫣然从男人中间硬挤了过去,秦修凡没有发话,他们不敢硬来。走到林映容身边,她东张西望,看到自己的鞋子被踢到了角落,要去捡得再次从人群中穿过,她犹豫了半天,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过去。

    谢浩拖着小雪走到了林映容身边,林映容对着秦修凡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好自为之。”便转身向别墅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林董,等下!”身后传来秦修凡忿忿不甘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映容头也没回道:“你想和我公司里的人一起开patry吗,人可不比你少。”林映容的意思很清楚,她不是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秦修凡最终还是没敢硬去阻拦,嫣然开车来的,谢浩将小雪拖到了她的奥迪车边,林映容皱了皱眉道:“是你妹妹吧,这个年纪得管得紧些才行。”

    嫣然有些尴尬道:“她是我女儿,今天真是谢谢了。”虽然谢浩叫过林映容嫂子,但她并不清楚她的身份,如果她知道眼前的女人竟是强奸她男人的妻子,也不知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这么大的,真看不出呀。”林映容奇怪地道。

    嫣然更加尴尬,脸都有些红了,轻声道:“他是我丈夫前妻子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对了,这里这么偏僻,你怎么找来的。”林映容道。

    “前些天,小雪和我一起在手机上设了定位功能,她一直不接我电话,我怕她出事就找过来了。”说着嫣然轻叫了一声道:“啊呀,我手机还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林映容迟疑了一下,别墅的门已经关上,巨大的音乐声又响了起了。嫣然很快道:“算了,不要了,明天再去买个吧,里面的都是些流氓,我不想再看到他们。”林映容也不想节外生枝,但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雪仍处于亢奋状态,死活不肯上车,谢浩和嫣然花了好大劲才把她弄上了车。这个过程中,两人身体免不了会碰到,我感受到嫣然身体轻轻地战栗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多亏林映容还有谢浩,她才能顺利离开,但看到小雪的样子,她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?而谢浩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但无论谢浩是什么样的角色,面对一个几天前刚刚污辱过她的男人,心中的恐惧依然强烈。

    在嫣然走向驾驶位的时候,林映容突然问了一个更令她的难以回答的问题:“你是阿浩的朋友?”林映容大概知道谢浩喜欢女人的类型,对比了一下,她感觉谢浩应该与母亲关系比较密切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。”嫣然低着头神情有些慌乱,“我先走了。”她逃一样钻进车里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谢浩看到在后排的小雪拍打着窗户,脑袋、身体仍晃个不停,有些担忧地道“你这样能回去吗?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间,嫣然已发动汽车,油门踩得太急,车一下冲了出去,她连忙一脚刹车,又踩太狠,车一下停了下来,车尾的灯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谢浩话音未落,白色的奥迪飞一样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上车,我们走。”林映容沉下脸对谢浩道。谢浩乖乖地跟上去,司机老黄发动车子,林映容的奔驰车离开别墅,平稳地驶入黑暗小道。

    上车后,林映容打了几个电话,让对方不用来了,她倒没说谎,的确是叫了人过来的。打完电话林映容突然道:“阿浩,你和那年轻妈妈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映容的车已追上白色的奥迪,但下山的路非常狭窄,不好超车,所以一直跟在对方车后。在林映容打电话的时候,谢浩身体微微前倾,一直看着奥迪的尾灯,眼神中满是遮掩不住的渴望,还有隐隐的一丝担忧。听到林映容的话,谢浩急忙收拢心神,将视线转向嫂子,掩饰道“普通朋友,唔,只是普通朋友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谢浩有一个非常明显地咽口水动作。我相信他并不想,但视线仍落在林映容夸张凸起的山峰上。黛紫色外套里是一件白色的背心,领口开得并不太低,却还是有一大截乳肉在挤压下顽强地从领口处钻了出来,一呼一息之间,雪白的乳肉似要冲破束缚般不停地膨胀起来,而在中间,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更令人生出无限遐想。

    我强奸林映容那次,心神放在嫣然身上,没去认真地感觉她的美丽;而看到她被强奸,心中有些许恻隐之心,便少了些污秽的念头;而此时此刻,我象重新认识了她,真真实实地感受到她所带来的巨大诱惑。嫣然、小雪已经安全离开,谢浩身体里的春药继续发挥着功效,他拚命地克制,而我在心神松懈之间,欲火却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林映容警觉起来,虽然谢浩做过保证,但那个疯狂的夜晚仍在她心中留下不可抹去的阴影。她双手抱在胸前,人往后挪了挪,道:“阿浩,你可别骗我。”

    声音变得严厉,但我却感受到她内心深处有着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谢浩一愣,察觉这样盯着嫂子的胸口看大大不妥,便强行挪开了视线,将目光望向前方道:“大嫂,我真没骗你,就是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隔了半晌,我听到林映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打破砂锅问到底,而是提醒道:“阿浩,你是有女朋友的人,你和米蕾很快就要订婚了,米蕾是个好女孩,你要对得起人家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林映容不止说过一遍,此时谢浩欲火中燃,望着前面想到嫣然;看着嫂子,诱惑近在咫尺,令他不知所措,隔了半响才慢吞吞地道:“知道了,大嫂。”

    林映容知道她的话谢浩并没有听进去,但也无可奈何,沉默了片刻道:“阿浩,你真的要懂事些,你们刚打过架,秦修凡叫你去他的生日patry,会有好事吗?忍一忍也就算了,你偏还要去。去了还不和我说,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谢浩也想不明白,他转过身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视线再次落在林映容的胸口,他立刻低下视线,但实际也没用。目光往下,看到从紫色裙摆中露出的一双极为匀称的黑丝美腿,诱惑并比不比高耸的胸脯小多少。

    林映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:“秦修凡虽没太大本事,但他的父亲秦阳文不是普通人,虽然表面看着做正经生意,但很人说他是海州黑势力的大哥,这话恐怕不假。你叫了华小刚来接你,但他被一个当地很有势力的老大叫去,告诉他今晚哪里都不准去。华小刚没办法,只有偷偷告诉了我。”

    谢浩低着头半天才轻声道:“我错了,给大嫂添麻烦了,以后一定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林映容笑道:“什么麻烦不麻烦,我们都是一家人,来,抬起头,谢家的男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挫折都不能低头。”

    谢浩抬起头,望着林映容浅笑盈盈的妩媚面容、看着从小西装中呼之欲出的丰乳,谢浩又忍不住一阵哆嗦。

    车到了山脚,前方的奥迪车加快了速度,司机老黄车技远在嫣然之上,不急不徐地跟在后面。终于在一个分岔道口,两车驶向了不同方向,但嫣然走那条路并非是回海州市的路。这一刻,我心中隐隐作痛,嫣然对谢浩的恐惧或厌恶是如此的强烈。

    回到谢家,已经是深夜,望着林映容袅袅婷婷离去的背影,谢浩也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洗了一个冷水澡,但身体与灵魂的躁热丝毫没有消褪,而我心中也是一样的饥渴难捺。这么晚了,去找米蕾不太现实,林映容虽就在楼上,但谢浩理智尚存,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房间中如热锅上蚂蚁走了十来圈,谢浩最后坐在电脑前,鼠标点动,播放起一部岛国爱情动作片。在认识嫣然前,我偶尔也看岛国爱情动作片,特别有感觉的时候也会撸一发,结婚之后,便基本不怎么看了。

    屏幕中的女优我认识,竹内纱里奈,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优。谢浩放的这部我也看过,竹内纱里奈演一个护士,先是在医院被强奸,后被病人猥亵,最后丈夫重病,大概没钱治疗,只能在丈夫的病床边又一次被奸淫。我叹了一口气,没想到我的人生竟比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更惨。

    谢浩直接跳到了最后,竹内纱里奈不仅漂亮,演技也很好,被强奸时的表情、肢体语言感觉都很真实,默默流下泪水那段也很打动人心。谢浩五指快速着撸动肿胀欲裂的肉棒,在屏幕中那个恶人医生插入竹内纱里奈身体没多久,当我还沉浸在一阵阵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中,他身体痉挛起来,浓浓的精液狂喷而出。撸完之后,谢浩倒头就睡,而我在一片黑暗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按着谢浩的本意,第二天就想去找嫣然,但最终还是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他清楚嫣然讨厌他的纠缠,更害怕和他做爱,也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犯罪。

    几天后,米蕾来过家里,吃过饭走了,谢浩没留她在家过夜,或许在我的旁观之下,他不太愿意和女友欢爱。

    过了一周,欲望终于压倒了理解智,谢浩再次拨通了嫣然的电话,听到嫣然颤抖的声音说“好”,我心若死灰,眼前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谢浩兴冲冲地赶到我的家,急切地等待着嫣然的出现。我害怕极了,害怕再次看到那袅袅柔弱的身影。

    突然,两个警察出现在车子旁边,其中一个警察敲了敲车窗,亮出证件道:“我们是城南分局的,请立刻下车。”

    看到警察谢浩有点慌,下车道:“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亮证件的警察道:“现在有人告你骚扰他人,请跟我们回局里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谢浩本来就心虚,听警察这么一说,额头立刻冒出汗来。这一瞬间,我开心地笑出声来,嫣然终于报警了,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感谢老天,感谢老天给了她勇气。

    警察将谢浩带上了警车,没有使用警械,但谢浩的心情可想而知,而我则开心地想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