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男传说(1.4)

作品:《渣男传说

    第一章出卖女友(四)2019-05-15之后依然浑浑噩噩过了几天,依然经常睡到被小恩下班打来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「喂。

    」我一副还没睡饱的含煳语气。

    「小猪,你还在睡喔?」小恩娇声地说。

    「嗯,怎样。

    」「唉唷,今天星期五耶,本来想问你要不要来接我吃晚餐的。

    」小恩听起来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「是唷,我弄好出门再开车去接妳妳可能都饿死了吧,还是妳先随便吃,我晚点带宵夜过去。

    」「好呀,那你要快点来唷。

    」几天没看到小恩,听起来又在讨干了。

    「好啦,乖,等我喔。

    」「那我先去吃饭,要想我喔。

    」小恩依依不捨地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我赖床回覆清理le的讯息,突然想到之前注册发文的交友联谊留言板,登入后共有42则应徵讯息,我把符合条件的照片都存到手机裡,打算之后再让小恩挑。

    小恩来应门的时候上身穿着绛红色细肩带低胸缎面睡衣,搭配同款看似像平口三角裤的宽鬆短裤,她转身露出肩带交叉的美背和暴露下半部臀肉的微笑线。

    「老公,等你好久唷。

    」「哈,对不起对不起,我都已经飙车来囉。

    」「好啦,你开车要小心啦。

    」于是我们窝在沙发上,吃着我买来的咸酥鸡追韩剧。

    「欸,啤酒喝完了,我去楼下便利商店买。

    」「不要,老公不要走。

    」小恩撒娇地抱住我。

    「不然一起去啊。

    」我心裡冒出邪恶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好呀,那你等我换一下衣服。

    」「不用换啦,就穿这样去。

    」「不行啦!这件是睡衣耶,而且我没穿内衣……」「不管,老公要妳穿怎样就怎样,而且我在妳旁边陪妳,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」我不等小恩说完就强势命令她。

    「可是,这样会被别人看到耶。

    」小恩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「又不是没穿,我就是要让别人看我老婆有多正呀,让他们看得到吃不到我也爽。

    」小恩儘管千百个不愿意,老公的命令她不敢违抗,就这样半推半就地被我拉出门。

    其实晚上的社区根本没什么行人,灯光又暗,车也是急驶而过。

    「妳看,根本看不清楚好不好,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」我搂着小恩的肩不让她用手遮住胸前。

    走到超商门口,我藉口说要抽菸,要她自己进去帮我买。

    小恩被推进超商后,我远远在橱窗外欣赏她被视姦的快感。

    小恩低着头,扭扭捏捏地两手抓着皮夹压在下体前,往店裡最底的冷藏柜走去,刚好店裡供顾客休息的桌子都有人坐,他们窃窃私语地看着小恩穿着性感的走过,紧盯她露出美背和臀肉的背影,店员倒是一副冷静地帮小恩结帐。

    虽然过程只有短短不到一分钟,形容起来也没什么,但让女人穿着暴露被其他男人虎视眈眈的视姦,这种箇中快感只有体验过才懂,而且我很享受。

    小恩提着购物袋朝我走来,我看见她背后店裡的人还在目送她,顾不得菸还没抽完,便一手擎着菸,把小恩拉过来一把抓着她的屁股抱住,这时那些人都对上我得意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「大家都在看妳。

    」我低头在小恩耳边说。

    「呜呜……都是你啦,好害羞唷。

    」小恩贴着我胸膛不敢转头。

    「妳明明就很兴奋吧。

    」我说着,用食指和中指勾起裤缘,原本宽鬆的三角短裤顿时被我拉成丁字裤,小恩肥美的圆臀整个暴露在众人面前,我已经看到有人拿起手机对着这裡了。

    「不要啦。

    」就露出那短暂几秒,小恩随即拉住我的手遮住屁股。

    「哈哈,走吧。

    」我抽着菸搂着小恩的腰走回她家,一路上她娇羞地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「老公很坏耶,老婆都被人看光光了。

    」一进电梯,小恩就搥着我娇嗔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,那也要老婆正才有人看呀,看得我都硬了。

    」我拉着她的手摸向我突起的裤裆。

    「啊,好硬喔,色鬼老公。

    」小恩听起来既惊又喜,我便低头索吻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小恩每次喇舌就会身子发软地娇喘,女人是喜欢接吻的动物,所以男人的接吻技巧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我又像刚才在外面那样把她的短裤拉成丁字裤。

    「啊,不要啦。

    」这次她想阻止,我可就没那么容易放手了。

    「又没关係,没人看到。

    」她抵不过我,硬是被我拉的更高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讨厌……」小恩听起来就是放弃抵抗的语气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,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牵着小恩回家。

    回家后我们继续看着韩剧,小恩偶尔喝几口我的啤酒,渐渐地,酒精让她脸红、身子发热,我就知道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小恩还看着电视,我悄悄靠近她耳畔吹气,然后轻轻咬吮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「嗯啊……」小恩也不闪躲,发出轻声呻吟。

    「过来。

    」我小声命令她。

    小恩于是转过脸来,我们激烈的唇舌交迭,彼此发出代表慾望酝酿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我拉起小恩的缎面睡衣,白皙的肌肤上起的斑斑酒疹混合了上週末留下的澹澹吻痕,由她的颈间慢慢向下或舔或吸,时而用指尖抚摸,时而张手握住捏揉她的乳房,小恩的奶头都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呵啊……」小恩嘤咛娇喘着。

    我用手指夹着她的奶头抓揉乳房,再张口含住另一边的奶头,轻咬吸吮着,不时再贪心地大口吸住整个乳房,舌头不停挑弄奶头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好敏感……」小恩被舔得不停地扭动身子。

    女人再怎么会忍都逃不过被玩奶头这关,尤其是小恩被捏奶头就会开始发骚,我故意捏着拉扯她的奶头,另一边像吸奶一般用力吸吮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不要捏……好……」小恩喊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「好什么?嗯?」「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」我把小恩的一隻脚弓在沙发椅垫上,拉她的手压在胯间,然后继续玩弄她的奶子,发出滋滋作响的吸吮口水声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好热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」小恩压在胯间的手自动晃动起来,隔着绸缎布料紧紧压揉自己的阴蒂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小恩因为我在她奶子上连续种草莓而感到痛觉,在女人身上留下印记是我个人的习惯。

    「爽不爽?」「嗯……有点痛……可是……很舒服……」小恩本来就很m属性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把上衣脱去,小恩训练有素地来解开我的裤头,把裤子和内裤一併扯下,19公分的肉棒顿时弹出,小恩一脸飢渴地张大嘴一口将龟头含入,我看着她平时粉嫩的小嘴被撑成o字型,不断往我腹间点头吞吐我粗大的肉棒。

    「滋……啾噗……啾噗……」「好不好吃啊?小母狗。

    」「滋……好吃……啾噗……」小恩翘着屁股跪趴在沙发上,贪婪地大口吞吮,任由三指宽的龟头往她嘴裡顶撞。

    「呼……爽啦。

    」我伸手捧着她趴着下垂的c奶,再拉着她的奶头向下扯。

    「呜嗯……滋啾……嗯……啾噜……」小恩含着肉棒发出闷哼表示抗议,因为扭动而摇晃的屁股让我看了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我伸手拉高她的裤缘像丁字裤那样左右拉扯摇动,露出大半圆润的臀型,也看到她腰间的内裤裤头。

    「小母狗,摇呀。

    」小恩听了之后不等我拉扯,自己就慢悠悠地加大屁股左右摇动的幅度。

    「滋……嗯……滋啾……呜嗯……」小恩嘴裡被肉棒塞满闷哼回答。

    「干,这么会摇,还穿什么裤子。

    」我说完随即在她屁股上用力一掌拍下。

    「嗯呜……」小恩惊跳一下,嘴裡的肉棒也不敢放,乖乖地把短裤拉下到膝盖,裡面穿着深黑色蕾丝内裤,几乎透明的三角缕空蕾丝只盖住她不到一半的肥美肉臀,小恩的股沟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「干,穿这么骚,这么小件简直跟丁字裤一样,罚妳以后只准穿丁字裤,听到没?」我弯下上身,双手一左一右轮番掌掴小恩的屁股,臀肉上很快就浮现粉红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嗯……呜……」小恩呜咽回应,屁股要躲不躲地摇动承受我的掌掴。

    打爽了以后,我伸手探进小恩的内裤,沿着股沟向下拨弄她的鸡掰穴,偶尔用食指探进一节手指从裡面往屁眼的方向勾,这骚货已经完全湿了,心一横就试图将濡湿的食指鑽进她的屁眼裡,再用中指和无名指两指挖进鸡掰裡,双管齐下不停地抠弄。

    2;u2u2u.com。

    玩弄鸡掰的手技跟干穴的道理一样,由浅至深,特别是浅弄的范围要广,深挖反而要针对点,先弄得女人心痒难耐,再专攻刺激敏感部位。

    过程就凭淫水的程度判断深浅轻重,玩到你觉得湿到极点就是赏她肉棒止痒的时机。

    「嗯啊……喔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」小恩这时屁股更加摇动想闪躲,但我的手指同时扣住她的鸡掰跟屁眼,在紧缩的膣肉裡抠挖,两根濡湿的指头闭合、一上一下搅动的手势,製造出「滋……滋唧……」淫水氾滥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干,妳好湿,流这么多淫水。

    干,谁叫妳停下来的。

    」我又把沾满口水的肉棒塞回小恩的嘴裡,像干穴一样缓缓前后抽动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老公……嗯……」小恩也跟着我的动作前后摆动,她不知不觉又被我弄到像在3p。

    「干,喜不喜欢3p啊?爽不爽?」说着,我又用力顶了几下。

    「呜……喜欢……3p……好爽……老公……干我……」肉棒吃久换下面那张嘴饿了。

    我抽出手指和肉棒,命令小恩:「转过去。

    」小恩转个方向同样跪趴着背对我,我把那件缕空蕾丝内裤脱下,裤底已经全被淫水浸湿,然后扶着小恩的屁股慢慢往我直挺挺的肉棒靠,等龟头碰到鸡掰口就放手让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「滋──」硕大的龟头塞进泛滥朝湿的鸡掰发出响亮的水声。

    「喔──」随之而来的是小恩感受到肉穴被大幅撑开插入的异物快感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老公……肉棒好硬……干的好深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」小恩自己缓缓地持续将屁股往后撞,慢慢适应龟头来回刮弄膣肉酥麻的快感。

    「还不够深吧,爽要讲啊。

    」我任凭小恩自行摆动,每让她摆动几下我就冷不防地突入深插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坏……坏老公……都欺负人家……」小恩被深插得颤声大喊。

    「呼,有吗?我有欺负妳吗?」我突然採取主动,两手抓着小恩的屁股直接重重抽干。

    「喔……啊……好麻……好麻……」小恩大概是被那几下直撞子宫口的刺激惹得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「干,爽喔。

    」我又放慢抽插频率,而且只插入肉棒一半长度,肉棒长能调整深浅的落差就大,虽然插一半也有8、9公分了,大概有些男人长度也就这样,但人性是贪婪的,女人知道干她的男人有多长,就绝对不甘愿他只插一半呀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喔……还要……还要你干我……」小恩果然主动加重了往后撞的力道。

    「大力一点!大力一点呀!啪──」我要她撞深一点,频频甩打她屁股外侧。

    用甩巴掌的方式打这个部位声音特别清脆响亮,在爽的时候,女人被打这边的痛感大概就像被蚊子咬的麻痒,各位不妨一试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啦……」这点程度就受不了,我都还没干到底。

    「爽喔……大声一点啊!」我把她屁股股沟掰得更开,直插到底再小幅度的快速冲顶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受不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小恩叫得更大声了,这种深度会直戳鸡掰底端子宫口周围的嫩肉,龟头撑满鸡掰深处磨得她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「老公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到底了……啊……」小恩尖叫着高潮,上半身无力地趴倒在床上,屁股还翘高着发抖。

    「滋噗──」肉棒拔出时鸡掰发出混和着淫水的屁声。

    「滋──」我随即又把闪着水光的龟头塞回去。

    「啊──」小恩高昂地唉叫。

    我双手抓住小恩左右手手肘往后拉,把她的上身提起,肉棒顺势直入到底。

    「喔……拱……啊、啊、啊……」这样像折腰的姿势改变了抽插角度,龟头更深入地戳向鸡掰底端的下缘。

    小恩的叫床声听得很有征服感,我蹲马步跨骑压上她的屁股,插入的龟头转而磨擦鸡掰前端的g点。

    「喜不喜欢被骑呀?」我硬是拉着她的手肘骑在她屁股上,就像在骑一头发情的母马规律地下压抽插。

    小恩挺胸拱着上半身,仰头大口喘气、大声叫床:「喔……好爽……啊哈……公……啊……喜欢……被老公……骑……」「喜欢像母狗一样被骑啊。

    」「喜欢……啊……我是……母狗……欠干的母狗……啊……」小恩越来越失控的拉长音唉叫。

    我放开一隻手,向前大力抓揉她的奶子,上下拉扯奶头带动奶子的摇晃。

    这招可以让女人有奶子变大的错觉,贫胸的女人建议用手指捏搓奶头就好。

    「干,妳奶头都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」「啊……好大……不要拉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」小恩还沉浸在被干穴的满足感,根本顾不得被拉奶头的痛觉。

    我前倾身子伸出舌头舔舐小恩的脸颊,小恩也自动地把脸转过来吻我。

    「伸出来。

    」她听话地尽力伸出舌头和我喇舌,吮饮我刻意传递的口水。

    「哈啊……嗯……」「干,有够飢渴的,肏鸡掰,发情的母狗。

    」「哈啊……好爽……鸡掰……被……大懒叫……干的好爽……啊……」我说着,随手拿起旁边的抱枕放在小恩下面,用全身重量压趴在她身上,因为垫了抱枕,让小恩的屁股翘起迎合我的抽插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啊……这样……好深……我……呜……」抱枕除了缓冲还有回弹的效果,小恩被插到不能控制鸡掰迎合的力道。

    「干,要不要我再多找几根懒叫来干妳?」粗大的肉棒滑顺地在她的肉穴裡抽动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要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」我故意重压又抽得很浅,肉棒在鸡掰裡进出的幅度变大,让小恩有龟头快拔出去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「哈哈,让妳像这样被男人强姦,看我老婆被干到高潮。

    」其实每次这样压着小恩,我都在想像干别的女人,现在反而是想像我是别的男人在强姦她。

    「喔……不要拔出来……求你……干我……嗯啊……好变态……啊……」「干,被别的男人干这么爽喔?」「嗯……很爽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干,骚货,夹紧一点,干。

    」「呜……好大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公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小恩大喊到高潮之后不停地喘气、发抖。

    「呜喔……呼……呜……公……」「又高潮了吼。

    」我拔出肉棒,把小恩翻过来让她躺着,我跪在沙发旁用硬挺翘起的肉棒甩打她的脸,她闭着眼侧过脸含住龟头大力吸吮。

    「好不好吃啊?懒叫都是妳的淫水,舔乾淨啊。

    」这副骚样不能只有我看到,我拿起桌上的手机,拍了几张小恩吹喇叭的照片之后开始录影。

    「滋……滋啾……呜嗯……好吃……」镜头裡小恩凹陷的脸颊加上o型嘴,把肉棒吸吮的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「手自己弄啊。

    」我俨然像个导演在指挥,小恩把双腿弓成m字腿,然后压着阴蒂的手势摇晃不停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呜啊……」手机同时收录她吹喇叭跟揉鸡掰的水声,小恩依然闭着眼一脸陶醉,没发现我在拍摄。

    是该给她一点奖励了,我放下手机,在沙发旁蹲低马步,手抓着小恩的脚踝开成v字型,湿透的鸡掰周围、屁眼跟股沟完全暴露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小恩脚底朝天、弯曲双腿被压在腰间,我看着龟头挤进她的鸡掰,粗大的肉棒突兀地插入到底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不行……」小恩才刚高潮,这么刺激的深插让她发抖求饶。

    这时就可以不管她的感受,只顾自己龟头的感觉或浅或深的干个不停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喔啊……会坏掉……麻死了……喔啊……」看着她形状漂亮的c罩杯奶子被撞得上下晃动,淫荡的叫床声调一波接一波地高低起伏。

    「啊啊啊……高潮……我……勐……喔啊……」小恩被干的语无伦次,根本听不懂她在喃喃自语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管她高潮了没,抽插的水声越来越大声,应该是她高潮后鸡掰裡满出来的淫水。

    「干,要射了喔,想要我射哪裡?」「啊啊……裡面……裡面……啊……」小恩毫不考虑地回答。

    「干,灌满妳的鸡掰。

    有没有吃药啊?」我把小恩的双腿扛在我的手肘上,然后前倾紧压,甩动腰臀,一下下像打桩一样重力冲撞鸡掰,女人会感觉要被插进不可预知的深处。

    「啊啊……没有……啊……帮老公……生小孩啊……」激烈交合的啪啪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「哈哈,没吃药还敢让我射,干,让妳这隻母狗怀孕,干、干、干、干。

    」我干女友跟炮友都无套,所以在小恩之前已经不知道让多少人怀孕了。

    「噢啊……射我……啊……噫……」小恩突然全身紧绷,只能发出异常用力的微弱声音,她又高潮了。

    肉棒感到先前没有的紧缩感,我压着小恩屁股一沉,感觉龟头抵住小恩的子宫口,从马眼喷出好几天没射的精液份量。

    「呼……爽啦。

    」龟头还在一跳一跳地射精,鸡掰裡一定都灌满洨。

    小恩被干到虚脱,瘫软在沙发上像睡着一样。

    我把她新娘抱到房间床上睡,沙发上留下一大滩淫水氾滥的深色水痕,还有刚刚从鸡掰裡流出来的新鲜乳白色浓稠精液。

    我拿起手机拍下她两脚大开的虚脱模样,还有她鸡掰裡流出洨的照片后,去浴室冲澡,想着晚点再来干她,只射一发是无法满足我的。

    那晚和早上我睡醒后总共又射了三发,拿着手机录影的时候小恩已经无力反抗,只能微弱地说不要,却又更大声叫床,最后被我颜射喷了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我也不帮她擦,任由她就这样睡着,然后拍下她满脸浓白精液的脸照之后马上换成她的来电大头贴,顺便还把她瘫睡的全身照传给阿准,按下传送键,我拿了小恩放在鞋柜上的钥匙,下楼去超商买菸。

    刚要关上门的时候,看见门上贴了一张便条,上面简单写着:「请不要影响住户安宁。

    」想也知道是昨晚干到早上小恩的叫床声够响亮,我反而觉得骄傲,把那张便条撕下来以后随便揉掉丢了。

    结果才出了一楼大门,阿准就回传:「干,爽完了喔。

    」「爽歪歪啦,干到她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」「什么时候再轮到小弟我啊?」阿准不放弃又想约。

    用打字太麻烦,我直接拨了电话给阿准。

    「喂,啥小。

    」「亮哥──」阿准拉长音称呼我,这傢伙有求于人就这么谄媚。

    「冲啥小啦。

    」「兄弟一场,什么时候再让我借小恩出来啊。

    」「干,这时候就讲兄弟,应该是表兄弟吧。

    」「哈哈哈,干,你要说是表兄弟也可以,重点是你肯不肯啊。

    」「干你娘,妹那么多,你就特别哈我马子。

    」「谁叫你马子刚好是我的菜呀。

    好啦好啦,看你想要什么条件儘管开口啊。

    」「哈哈,干你娘咧,我干烂的妹你有哈成这样,好啦,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勉强答应你。

    」「哈,真的喔。

    」「真的啊,不过这次我要在现场。

    」「没问题啊,看你想怎么玩我都配合。

    」阿准有得爽就跟狗一样听话。

    「因为你才刚上过,现在直接见面怕她会尴尬,所以我会帮她戴眼罩玩3p。

    」「喔,干,这个好喔。

    」「到时候你随便编个名字,话不要太多,她会以为只是我另外找来的。

    爽完你就先闪,不要让她看到你是谁。

    」「没问题没问题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啊?」「今天晚上吧,应该不会太早,看几点我再打给你。

    」「好啊,多晚都可以。

    」「干,钱还是要照收啊,就跟上次一样嘿。

    」「喔,好啦。

    」干,知道有得干以后谈到钱阿准反而犹豫才答应。

    「干,不甘愿不要啊,你去外面叫鸡也差不多这个价。

    」「没有啦,我当然要,那我就等亮哥通知囉。

    」挂掉电话后,我等到小恩起床梳洗,才带着她出门吃饭逛街看电影,就是普通男女朋友的约会模式,趁着小恩逛街试穿的空档,去屈臣氏买了眼罩。

    看完电影,我们到居酒屋吃晚餐,等到吃过前面几道串烧,灌了小恩几杯啤酒之后,开始卿卿我我地调情,趁机开了玩3p的话题。

    小恩脸颊红晕地任我上下其手,听到我说要找人3p,虽然犹豫,可是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女人只要没有斩钉截铁的拒绝就代表有机会,所以我也把上次存到手机裡的照片秀给她看,看起来个个都是肌肉结实的勐男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捨得我跟别人做喔?」「当然捨不得呀,可是这又不一样,妳又不是自己找别人做,我也在呀。

    」当然捨得呀,「可是……」小恩大概也不知道从何拒绝。

    「我只要确定妳是爱我的,而且做爱本来就是在追求让彼此更舒服的方式呀。

    」「我爱你呀,可是……」「妳跟我做不舒服吗?」「很舒服呀,每次都弄得人家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」小恩既害羞又嗫嚅地说。

    「那就好啦,跟老公一起试试看不同舒服的方式,老公会陪妳呀,我又不会因为这样就嫌弃妳。

    」几经鼓吹,小恩红着脸,在我半开玩笑半催促下选了其中一个应徵的照片。

    于是我假装打给对方,其实是打给阿准约好时间。

    结完帐,我们又在街上逛了两圈,才开着车直往汽车旅馆开房间。

    进房后,我先把地点和房号传le给阿准,要他准备好道具,等我电话再进来。

    【待续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