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公公那好吃到令我不可自拔的大rou棒……(高H)完

作品:《严谨教授浪儿媳(公媳,高H,简/繁)

    :公公那好吃到令我不可自拔的大肉棒……(高h)完

    书桌前,青春亮丽的高三女学生,徐依依,正扁着嘴瞪着眼前的习题本。

    一旁,一名成熟斯文的男子正用他那低沉的嗓音,指着摊开的本子上的第一道题徐徐的说道:“……用我刚刚教给你的第一个公式,数字带入……然后……就可以了。这样懂吗?”

    徐依依僵硬的抬起头,面露羞愧地看向李墨,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墨的神情像是嗓子一时被堵住了一般,但很快地又调整了过来:“是我的教法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只是……”徐依依在心里呐喊:我要怎么跟学霸男友的学霸爹爹解释身为一名学渣的悲哀?他根本不可能理解!

    于是,看着温文儒雅的李墨,她灵光一闪,决定改变策略:单纯的示弱是没用的,对方根本听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那就──

    嘿嘿,徐依依眉眼一垂,扫了一眼李墨的下身,灵动的美眸飞快地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,转瞬间化为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,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?”徐依依兴奋的提议。

    看着徐依依从原来的垂头丧气变成现在活力满满的样子,尽管半小时前才休息过一次,李墨还是有些心软了。

    然而,该守的原则还是要守的。

    “一堂课以五十分钟为准,现在还差了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登时垮下了脸,“咦?不……吧?”

    李墨的神情透露坚决,语气坚定地说:“就这么办,还要二十分钟才下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?”徐依依觉得方才从李墨面上捕捉到一丝松动的自己绝对是眼瞎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段讲完,休息时间多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听了嘴角一抽,五分钟?多个五分钟有什么用?

    好好的休假日,早上九点到男友家让李墨补课,好不容易撑到中午十二点,以为就此解脱了,殊不知就给了一个小时吃饭休息,接着又是一大堆的习题轰炸……

    ──这样下去,到底什么时候到头?!

    再说了,休假日可不是这周才有,下周、下下周……现在的她才刚升上三年级,为了考上好大学,能补的地方可多着呢……

    徐依依面露哀怨,但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,已让她初步摸清楚对方的脾性,李墨授课的态度十分严谨,且一丝不苟,更重要的是对上课的时间说一不二,一旦开始授课,就要讲到下课时间到,但好处是,一旦下了课,人也会变得好说话许多。

    ──而她的机会也就在那时候了!

    于是,尽管仍然左耳进右耳出,徐依依还是故作乖巧的正襟危坐着,时不时给点反应,一副认真听课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李墨是何许人也?多年的教课生涯早已让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他如何看不出徐依依是在虚与委蛇?

    李墨在心头暗自摇了摇头,叹息了声:朽木不可雕,但仍旧态度不改的用心教导徐依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快不慢的过去了二十分钟,当事先调好的定时器一响,徐依依便立马丢开了笔,自顾自地跑到了李墨的身后说道:“老师,我很会按摩唷!”

    接着,主动伸手在李墨的肩头上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按摩?”李墨身形一顿,然后下意识地想挣脱。

    徐依依甜甜的说道:“老师,你教课辛苦,所以肩膀才会这么紧……现在让我好好帮你按按!”

    感觉到在徐依依那双柔软的小手的努力下,逐渐变的舒坦的肩颈,李墨本涌起的抗拒逐步散去,妥协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按了按李墨的肩膀,感觉对方的身子渐渐不再僵硬,似是对她放下了防备,小手便逐步向下,按摩对方的背部、腰部,最后她从后方分别按摩起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李墨的腿部登时敏感的一僵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伸手推开徐依依的手,转过身和她面对面,一向不苟言笑的神情略显不悦,让被这样眼神针对着的徐依依心生不妙。

    徐依依微缩起身子,讨巧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任何时候,你都不该对一名异性做出这样轻率的举动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李墨有长篇大论的趋势,让经过一整天的“教导”轰炸的徐依依,一时间理智线断裂。

    她收起以往的乖巧,神情变化间,身子骨一个动作变的柔软了起来,眉眼间带上了一抹媚色。

    徐依依用食指指尖点了点红润的臀瓣,伸出手飞快地摸了把李墨的大腿内侧,笑道:“很舒服吧?”

    接着主动伸手去解李墨的西装裤裤头,“给我吧……做了之后人家才有心思念书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!”李墨眉头紧锁,抵触的拒绝了徐依依的邀欢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再闹啊!”徐依依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你可是我儿子的女朋友!以后如果嫁进我们家要叫我爸爸的!”

    李墨不提还好,一提及此事,徐依依原深埋在心中的悲愤便跑了出来:“你还敢说!你儿子嫌弃我成绩不好,前天才和我提了分手,隔天就和年级第二的高美瑜好上了!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徐依依今天到李家是为了和李俊理论的,谁知道李俊一早便出了门,倒是在家的李墨一时教学之心大发,把原想退走的她留了下来“尊尊教诲”了好一番。

    想她尽管学习成绩差,但从小家学渊源,写了一手好字拿遍了国内各个大奖不说,更是弹了一手好古筝,加上生的貌美,又身材姣好,一直以来都顶着“才貌俱佳”的美名,被无数男性吹捧追求。

    哪知,居然会被李俊抛弃,还来个无缝接轨!

    哈,真好笑!谁曾想到,自妻子生下儿子难产死后,便再无诽闻而素有专情之名的李墨,儿子李俊居然会是个玩弄他人感情,劈腿、甩人再来个避不见面,业务熟练的一逼的渣男!

    徐依依的美眸中燃起熊熊的怒火,转瞬又从单纯的怒添上了复仇之意。

    ──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什么?就是叫旧情人叫我妈!

    主意一出,想着因早婚现年不过三十五,看着也才三十出头,面容俊雅甚至包含着成熟男人独有魅力的李墨,徐依依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然后,眼中闪过算计的含泪扑进了李墨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!一个礼拜以前,他才要了我的身子,到手后没几天就和别人在一起了……无缝接轨哪有这么简单?他肯定是劈腿了!谁知道多长时间……他一面和别人在一起,一面玩弄我的感情,临了想分手了,连我的清白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李墨闻言当即勃然大怒,“那个浑小子!我耳提面命多少次,婚前性行为是不可取的!”

    接着语气一转,略带尴尬的温言问道:“你、你们…防护措施……?”

    将脸埋在李墨胸前的徐依依眼珠子一转,心想:他俩根本啥都没做,还用的着防护措施?

    不过她当然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于是,她用手掩着脸,装作害羞的点了点头,细声道:“有、有的。”

    ──开玩笑,要是说没有,她保准李墨现在就会拉她到医院做检查,到时她撒的谎岂不穿帮了?

    “……那还好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明显感觉到李墨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李墨话头一起,像是想要叮嘱什么。

    感觉到李墨的感性下降,理智回升,徐依依不由得心一急:话题一旦正回去,她的计划哪还有实现的一天?

    她必须打铁趁热!

    ──“我不管,他要了我的清白,子债父偿,你得把你的清白赔给我,不然我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!”

    徐依依胡搅蛮缠的同时,强制给自己塑造出了一个对贞节十分看重的形象,令李墨一时间不知如何对应。

    这下,便被徐依依如愿的抢占了先机。

    徐依依跨坐到了徐依依的大腿上,双手用最快的速度松开了李墨的裤头,将拉链一拉,小手探进内里的布料,一掏,巨物便一下被她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手上沉甸甸的分量,徐依依双颊泛红,眸中却闪烁着惊喜和渴望。

    “好大……”

    一双白嫩的小手急不可待的抚弄起手中的巨物,许是久未纾解,不一会儿,巨物便从沉眠中苏醒,越发的英挺勃发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依……”李墨的语气中蕴含着忍耐和包容,“别闹了,怎么说我也是李俊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李墨将徐依依说成了在胡闹的孩子,徐依依便顾左右而言他的说:“放心吧,李俊正躲着我,在没确定我离开之前,他是不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没人会打扰他们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……”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巨物越来越精神,李墨深知事态已越发不可收拾,必须赶紧制止:“你先下来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徐依依听话的从李墨的大腿上下来了,然而双手的动作越是没停。

    她跪坐到坐在椅子上的李墨的两腿之间,张嘴含住了巨根硕大的龟头,一吸,然后松口赞道:“好大…好硬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不敢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气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不管不顾的接着说:“好烫啊……才摸一下就这么硬……墨哥哥,你多久没做了?”

    对于徐依依过分亲昵且逾越辈分的称呼,李墨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他神情复杂的推开徐依依的双手,用手遮住硬挺的巨根,无奈道:“依依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赶忙扒开李墨的手,将唇凑到了大肉棒粗壮的柱身,吻了吻,舔了舔,“其实你挺喜欢我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对的……”徐依依的动作逐渐唤起了李墨多年未曾得到满足的欲望,让他渐渐地无法抵抗性器被抚慰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我和李俊分手了,你也不是我的老师……”徐依依开始将两人的行为合理化。

    李墨已开始变得混沌的脑子开始运转:徐依依的前一句没错,后一句──自己是大学教授,确实和对方没有师徒之名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儿子要了我的清白,又转眼将我抛弃──子债父偿!”徐依依继续发挥她胡搅蛮缠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我一个男人有什么清白可言?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很好吗?既让你感觉没有损失,又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“快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……都这么硬了……恩……哼恩……好大……含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口手并用,侍弄着粗长雄伟的大肉棒。

    “好硬……你不讨厌这样吧?……恩……恩恩……好好吃…啊……又粗又大又长又硬……恩……好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来念书……”李墨语气中的飘忽让他的态度显得犹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确定吗?都这么硬了呢!……恩……哼恩……”徐依依的舌尖开始在大肉棒粗壮的柱身还有硕大的顶端上徘徊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李墨舒坦的闷哼了一声,理智下沉后的他情不自禁开始享受起巨根被徐依依挑逗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……好大……好好吃……依依舔的…下面都湿了……恩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用嘴吞吐起硬挺的大肉棒,双手则快速的将衣物脱去。

    因为穿的是衬衫还有短裙,所以要不了多久,徐依依便一丝不挂的跪坐在原地,一手继续原先的动作,上下套弄着巨根,一手两指并起,抽插着自己湿润的花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恩……小穴…越来越湿了……好想要……插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见李墨的双眼被欲望所支配的开始发红,徐依依在心底一笑,索性躺倒在一边的床上,单手玩弄自己胸前的雪白饱满,单手来到大张起的两腿之间,爱抚着自己的花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……小穴…好痒……墨哥哥……你还不插进来?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鬼使神差似地,居然伸手覆到花穴上,开始用手指逗弄起她粉嫩的花蒂和花瓣。

    “恩嗯嗯……哦…啊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你真坏…恩恩……好舒服…啊……你好会摸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李墨略显生疏却又熟练的动作之下,徐依依舒服的仰起头,花穴溢出大量的蜜液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手指…啊……这样…嗯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将头埋入徐依依的两腿之间,品尝起花穴的馨香和甜美,同时,欲望也因而越发荡漾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将舌深入花穴内,用舌尖舔弄她柔软的花壁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啊……恩……舔……恩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插、插进来……”尽管未经人事,但理论满分的徐依依猜到接下来李墨大概会用手指插她的花穴,深怕因而暴露自己还是清白之身事实的她,赶忙道:“不要手指……肉棒…恩……人家要墨哥哥的大肉棒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本欲深入的手指一顿,感觉到蜜液的不断泄出,想着徐依依也非初次,又是她主动要求,手指就也没深入,只是稍稍抚摸了穴口。

    “恩嗯嗯……好想要……墨哥哥…快点……插进来恩恩……”徐依依主动翻过身,趴伏在床上,双腿分开,臀部高高翘起,以欢迎将要入穴的大肉棒。

    在徐依依的不断催促,以及自身难以抑制的欲望之下,李墨终于选择了不再忍耐。

    李墨站到了徐依依的身后,调整好了位置,然后将硬挺的巨棒顶端对准幽窄的花穴,厮磨了数下,充分感觉到花穴的湿润后,一个挺身一下将粗壮的棒身送入了花穴大半。

    “啊阿阿……疼……好深…啊……一下就插到…最里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出不对,李墨将棒身撤出四分之一,便见到那令人刺目的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…之前,是骗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李墨有些动怒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要你……恩……”感觉到花穴逐渐适应体内的粗大,徐依依支使了花穴夹紧,紧咬住穴内粗壮的棒身。

    李墨舒坦的闷哼,眼神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依依赶忙放松,并且主动扭动起了腰肢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恩恩……墨哥哥的大肉棒…啊……在我的小穴里面……好粗好大…啊……插我…插我…恩恩……插我的小穴……”

    快感使李墨瞬间抛去了其他,扶着徐依依的腰际,配合的挺动起了腰部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哦哦…啊……好会插…啊…啊啊……大肉棒…恩……不愧是大肉棒…顶的好深…啊……好爽…嗯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被大肉棒插的面上尽显欢愉,却仍嫌不够的将李墨推倒在了床上,主动坐到了他的腿间。

    “自己动应该会很爽吧?”

    硕大硬挺的龟头经徐依依一个对准,腰部一个下沉,一下操到了花穴内最深处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阿阿阿……爽死了…啊……哈阿……操进来了…啊……大肉棒……好棒…哦……哦……只是插入就…哈…啊啊…啊……”徐依依爽的瞬间达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花穴泄出了大量的蜜液,顺着直挺挺的大肉棒棒身向下滑,打湿了李墨的腿根和下方的床单。

    徐依依秀丽的容颜上透露出了一种爽到极致时的呆愣,她略显痴意的舔着唇瓣,一面呻吟一面将手往下摸。

    当她触及到那部份因为过于粗长未能被花穴吃入的棒身时,蜜液自花穴产出的速率瞬间加快了,“还有这么多…恩……啊……全部插进来…啊……一定……恩恩……能让我爽翻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依…你那里…容不下的……”对自己的天赋异禀知之甚详的李墨,并不想让兴头上的徐依依尝到痛楚。

    徐依依却是期待又渴望的笑了,被欲望所支配的她,不容置疑的说:“我就要──啊啊啊!”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臀瓣贴合到了李墨的大腿,穴口也碰触到了他的胯部,徐依依的脸上漾起夹则着痛意、满足和被整根大肉棒贯穿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爽…啊……痛…但是……也好爽…啊……小穴……身体里面……被大肉棒插的好满…啊……好喜欢……好喜欢这样……”徐依依舒服的留下欢愉的泪水。

    徐依依的身体不动,停留在两人完全交合的时候,李墨却是一改常态,主动进攻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墨将徐依依反推倒在了床上,两手分别抓着她朝上伸起大开的左右腿脚踝,挺着腰开始狂风骤雨般的猛操她的花穴。

    当大肉棒因徐依依的动作而体会到那前所未有的满足时,李墨的意识便彻底被欲望所支配了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感觉呢?

    整根粗长硕大的巨棒,埋入湿润狭窄,散发着柔媚幽香的花穴,那柔软的媚肉,出乎意料的缠人,将他粗壮的棒身,牢牢的,紧紧的包裹住……

    那狭小紧窒的花穴,将他的粗大吸的分毫也不肯让步,像是要将整根大肉棒困在永久的囚禁在她的体内……

    花穴的魅力让李墨深深的着迷了起来,越发“不可自拔”。

    他一回又一回的将大肉棒抽出些许,再狠狠的插入花穴,使的巨棒硬挺的顶端,一次又一次的捣弄着她那软嫩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啊阿阿……哦……墨哥哥…啊……你要插死我了…啊……啊啊……爽死了…啊……大肉棒……好会操啊……哦……爱死了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抓着身下的床单,不停的娇吟出声。

    李墨则像不知疲倦的机器,支使着大肉棒疯狂的在花穴内抽送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……哦哦哦……顶的好深…啊……墨哥哥的大肉棒好会插啊…啊……小穴要被大肉棒插坏了…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爽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太幸福了……”

    都说老实人一旦发起狠来连鬼都怕,禁欲久的人一朝放开心思去操,更是让徐依依被李墨的大肉棒操的爽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花穴不知道被插的高潮多少次,蜜液泄的到处都是,大肉棒却仍是犹觉不够的在花穴内肆意抽送。

    灼热浓稠的精华一回又一回的对准花心狂射……

    “…呜呜……好满…啊……好多…啊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大肉棒又射了好多…啊……好爽…恩恩……太多了…但是好爽阿阿……墨哥哥……我好爱你……恩恩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关于复仇的念头彻底被徐依依抛之脑后,她只知道,尝过这样惊人疯狂的欢愉后,她再也不可能离的开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──不会有人能让她这样满足了。

    她真心想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,她要让李墨永远只操她一个人的穴。

    “墨哥哥,做我的老公,以后天天插我的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(全书完)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******以下为繁体版******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:公公那好吃到令我不可自拔的大肉棒……(高h)完

    书桌前,青春亮丽的高三女学生,徐依依,正扁着嘴瞪着眼前的习题本。

    一旁,一名成熟斯文的男子正用他那低沉的嗓音,指着摊开的本子上的第一道题徐徐的说道:“……用我刚刚教给你的第一个公式,数字带入……然後……就可以了。这样懂吗?”

    徐依依僵硬的抬起头,面露羞愧地看向李墨,然後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墨的神情像是嗓子一时被堵住了一般,但很快地又调整了过来:“是我的教法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只是……”徐依依在心里呐喊:我要怎麽跟学霸男友的学霸爹爹解释身为一名学渣的悲哀?他根本不可能理解!

    於是,看着温文儒雅的李墨,她灵光一闪,决定改变策略:单纯的示弱是没用的,对方根本听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那就──

    嘿嘿,徐依依眉眼一垂,扫了一眼李墨的下身,灵动的美眸飞快地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,转瞬间化为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,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?”徐依依兴奋的提议。

    看着徐依依从原来的垂头丧气变成现在活力满满的样子,尽管半小时前才休息过一次,李墨还是有些心软了。

    然而,该守的原则还是要守的。

    “一堂课以五十分钟为准,现在还差了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登时垮下了脸,“咦?不……吧?”

    李墨的神情透露坚决,语气坚定地说:“就这麽办,还要二十分钟才下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?”徐依依觉得方才从李墨面上捕捉到一丝松动的自己绝对是眼瞎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段讲完,休息时间多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听了嘴角一抽,五分钟?多个五分钟有什麽用?

    好好的休假日,早上九点到男友家让李墨补课,好不容易撑到中午十二点,以为就此解脱了,殊不知就给了一个小时吃饭休息,接着又是一大堆的习题轰炸……

    ──这样下去,到底什麽时候到头?!

    再说了,休假日可不是这周才有,下周、下下周……现在的她才刚升上三年级,为了考上好大学,能补的地方可多着呢……

    徐依依面露哀怨,但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,已让她初步摸清楚对方的脾性,李墨授课的态度十分严谨,且一丝不苟,更重要的是对上课的时间说一不二,一旦开始授课,就要讲到下课时间到,但好处是,一旦下了课,人也会变得好说话许多。

    ──而她的机会也就在那时候了!

    於是,尽管仍然左耳进右耳出,徐依依还是故作乖巧的正襟危坐着,时不时给点反应,一副认真听课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李墨是何许人也?多年的教课生涯早已让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他如何看不出徐依依是在虚与委蛇?

    李墨在心头暗自摇了摇头,叹息了声:朽木不可雕,但仍旧态度不改的用心教导徐依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快不慢的过去了二十分钟,当事先调好的计时器一响,徐依依便立马丢开了笔,自顾自地跑到了李墨的身後说道:“老师,我很会按摩唷!”

    接着,主动伸手在李墨的肩头上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按摩?”李墨身形一顿,然後下意识地想挣脱。

    徐依依甜甜的说道:“老师,你教课辛苦,所以肩膀才会这麽紧……现在让我好好帮你按按!”

    感觉到在徐依依那双柔软的小手的努力下,逐渐变的舒坦的肩颈,李墨本涌起的抗拒逐步散去,妥协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按了按李墨的肩膀,感觉对方的身子渐渐不再僵硬,似是对她放下了防备,小手便逐步向下,按摩对方的背部、腰部,最後她从後方分别按摩起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李墨的腿部登时敏感的一僵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然後伸手推开徐依依的手,转过身和她面对面,一向不苟言笑的神情略显不悦,让被这样眼神针对着的徐依依心生不妙。

    徐依依微缩起身子,讨巧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任何时候,你都不该对一名异性做出这样轻率的举动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李墨有长篇大论的趋势,让经过一整天的“教导”轰炸的徐依依,一时间理智线断裂。

    她收起以往的乖巧,神情变化间,身子骨一个动作变的柔软了起来,眉眼间带上了一抹媚色。

    徐依依用食指指尖点了点红润的臀瓣,伸出手飞快地摸了把李墨的大腿内侧,笑道:“很舒服吧?”

    接着主动伸手去解李墨的西装裤裤头,“给我吧……做了之後人家才有心思念书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!”李墨眉头紧锁,抵触的拒绝了徐依依的邀欢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再闹啊!”徐依依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吗?你可是我儿子的女朋友!以後如果嫁进我们家要叫我爸爸的!”

    李墨不提还好,一提及此事,徐依依原深埋在心中的悲愤便跑了出来:“你还敢说!你儿子嫌弃我成绩不好,前天才和我提了分手,隔天就和年级第二的高美瑜好上了!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徐依依今天到李家是为了和李俊理论的,谁知道李俊一早便出了门,倒是在家的李墨一时教学之心大发,把原想退走的她留了下来“尊尊教诲”了好一番。

    想她尽管学习成绩差,但从小家学渊源,写了一手好字拿遍了国内各个大奖不说,更是弹了一手好古筝,加上生的貌美,又身材姣好,一直以来都顶着“才貌俱佳”的美名,被无数男性吹捧追求。

    哪知,居然会被李俊抛弃,还来个无缝接轨!

    哈,真好笑!谁曾想到,自妻子生下儿子难产死後,便再无诽闻而素有专情之名的李墨,儿子李俊居然会是个玩弄他人感情,劈腿、甩人再来个避不见面,业务熟练的一逼的渣男!

    徐依依的美眸中燃起熊熊的怒火,转瞬又从单纯的怒添上了复仇之意。

    ──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什麽?就是叫旧情人叫我妈!

    主意一出,想着因早婚现年不过三十五,看着也才三十出头,面容俊雅甚至包含着成熟男人独有魅力的李墨,徐依依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然後,眼中闪过算计的含泪扑进了李墨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麽!一个礼拜以前,他才要了我的身子,到手後没几天就和别人在一起了……无缝接轨哪有这麽简单?他肯定是劈腿了!谁知道多长时间……他一面和别人在一起,一面玩弄我的感情,临了想分手了,连我的清白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什麽?!”李墨闻言当即勃然大怒,“那个浑小子!我耳提面命多少次,婚前性行为是不可取的!”

    接着语气一转,略带尴尬的温言问道:“你、你们…防护措施……?”

    将脸埋在李墨胸前的徐依依眼珠子一转,心想:他俩根本啥都没做,还用的着防护措施?

    不过她当然不能这麽说。

    於是,她用手掩着脸,装作害羞的点了点头,细声道:“有、有的。”

    ──开玩笑,要是说没有,她保准李墨现在就会拉她到医院做检查,到时她撒的谎岂不穿帮了?

    “……那还好。”

    徐依依明显感觉到李墨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李墨话头一起,像是想要叮嘱什麽。

    感觉到李墨的感性下降,理智回升,徐依依不由得心一急:话题一旦正回去,她的计画哪还有实现的一天?

    她必须打铁趁热!

    ──“我不管,他要了我的清白,子债父偿,你得把你的清白赔给我,不然我还有什麽颜面活下去!”

    徐依依胡搅蛮缠的同时,强制给自己塑造出了一个对贞节十分看重的形象,令李墨一时间不知如何对应。

    这下,便被徐依依如愿的抢占了先机。

    徐依依跨坐到了徐依依的大腿上,双手用最快的速度松开了李墨的裤头,将拉链一拉,小手探进内里的布料,一掏,巨物便一下被她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手上沉甸甸的分量,徐依依双颊泛红,眸中却闪烁着惊喜和渴望。

    “好大……”

    一双白嫩的小手急不可待的抚弄起手中的巨物,许是久未纾解,不一会儿,巨物便从沉眠中苏醒,越发的英挺勃发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依……”李墨的语气中蕴含着忍耐和包容,“别闹了,怎麽说我也是李俊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李墨将徐依依说成了在胡闹的孩子,徐依依便顾左右而言他的说:“放心吧,李俊正躲着我,在没确定我离开之前,他是不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没人会打扰他们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……”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巨物越来越精神,李墨深知事态已越发不可收拾,必须赶紧制止:“你先下来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徐依依听话的从李墨的大腿上下来了,然而双手的动作越是没停。

    她跪坐到坐在椅子上的李墨的两腿之间,张嘴含住了巨根硕大的龟头,一吸,然後松口赞道:“好大…好硬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不敢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气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不管不顾的接着说:“好烫啊……才摸一下就这麽硬……墨哥哥,你多久没做了?”

    对於徐依依过分亲昵且逾越辈分的称呼,李墨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他神情复杂的推开徐依依的双手,用手遮住硬挺的巨根,无奈道:“依依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赶忙扒开李墨的手,将唇凑到了大肉棒粗壮的柱身,吻了吻,舔了舔,“其实你挺喜欢我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对的……”徐依依的动作逐渐唤起了李墨多年未曾得到满足的慾望,让他渐渐地无法抵抗性器被抚慰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我和李俊分手了,你也不是我的老师……”徐依依开始将两人的行为合理化。

    李墨已开始变得混沌的脑子开始运转:徐依依的前一句没错,後一句──自己是大学教授,确实和对方没有师徒之名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儿子要了我的清白,又转眼将我抛弃──子债父偿!”徐依依继续发挥她胡搅蛮缠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我一个男人有什麽清白可言?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很好吗?既让你感觉没有损失,又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“快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……都这麽硬了……恩……哼恩……好大……含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口手并用,侍弄着粗长雄伟的大肉棒。

    “好硬……你不讨厌这样吧?……恩……恩恩……好好吃…啊……又粗又大又长又硬……恩……好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来念书……”李墨语气中的飘忽让他的态度显得犹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确定吗?都这麽硬了呢!……恩……哼恩……”徐依依的舌尖开始在大肉棒粗壮的柱身还有硕大的顶端上徘徊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李墨舒坦的闷哼了一声,理智下沉後的他情不自禁开始享受起巨根被徐依依挑逗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……好大……好好吃……依依舔的…下面都湿了……恩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用嘴吞吐起硬挺的大肉棒,双手则快速的将衣物脱去。

    因为穿的是衬衫还有短裙,所以要不了多久,徐依依便一丝不挂的跪坐在原地,一手继续原先的动作,上下套弄着巨根,一手两指并起,抽插着自己湿润的花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恩……小穴…越来越湿了……好想要……插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见李墨的双眼被欲望所支配的开始发红,徐依依在心底一笑,索性躺倒在一边的床上,单手玩弄自己胸前的雪白饱满,单手来到大张起的两腿之间,爱抚着自己的花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……小穴…好痒……墨哥哥……你还不插进来?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鬼使神差似地,居然伸手覆到花穴上,开始用手指逗弄起她粉嫩的花蒂和花瓣。

    “恩嗯嗯……哦…啊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你真坏…恩恩……好舒服…啊……你好会摸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李墨略显生疏却又熟练的动作之下,徐依依舒服的仰起头,花穴溢出大量的蜜液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手指…啊……这样…嗯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将头埋入徐依依的两腿之间,品尝起花穴的馨香和甜美,同时,慾望也因而越发荡漾了起来。

    於是,他将舌深入花穴内,用舌尖舔弄她柔软的花壁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啊……恩……舔……恩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插、插进来……”尽管未经人事,但理论满分的徐依依猜到接下来李墨大概会用手指插她的花穴,深怕因而暴露自己还是清白之身事实的她,赶忙道:“不要手指……肉棒…恩……人家要墨哥哥的大肉棒……”

    李墨本欲深入的手指一顿,感觉到蜜液的不断泄出,想着徐依依也非初次,又是她主动要求,手指就也没深入,只是稍稍抚摸了穴口。

    “恩嗯嗯……好想要……墨哥哥…快点……插进来恩恩……”徐依依主动翻过身,趴伏在床上,双腿分开,臀部高高翘起,以欢迎将要入穴的大肉棒。

    在徐依依的不断催促,以及自身难以抑制的慾望之下,李墨终於选择了不再忍耐。

    李墨站到了徐依依的身後,调整好了位置,然後将硬挺的巨棒顶端对准幽窄的花穴,厮磨了数下,充分感觉到花穴的湿润後,一个挺身一下将粗壮的棒身送入了花穴大半。

    “啊阿阿……疼……好深…啊……一下就插到…最里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察觉出不对,李墨将棒身撤出四分之一,便见到那令人刺目的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…之前,是骗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麽要骗我?”李墨有些动怒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要你……恩……”感觉到花穴逐渐适应体内的粗大,徐依依支使了花穴夹紧,紧咬住穴内粗壮的棒身。

    李墨舒坦的闷哼,眼神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依依赶忙放松,并且主动扭动起了腰肢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恩恩……墨哥哥的大肉棒…啊……在我的小穴里面……好粗好大…啊……插我…插我…恩恩……插我的小穴……”

    快感使李墨瞬间抛去了其他,扶着徐依依的腰际,配合的挺动起了腰部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哦哦…啊……好会插…啊…啊啊……大肉棒…恩……不愧是大肉棒…顶的好深…啊……好爽…嗯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被大肉棒插的面上尽显欢愉,却仍嫌不够的将李墨推倒在了床上,主动坐到了他的腿间。

    “自己动应该会很爽吧?”

    硕大硬挺的龟头经徐依依一个对准,腰部一个下沉,一下操到了花穴内最深处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阿阿阿……爽死了…啊……哈阿……操进来了…啊……大肉棒……好棒…哦……哦……只是插入就…哈…啊啊…啊……”徐依依爽的瞬间达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花穴泄出了大量的蜜液,顺着直挺挺的大肉棒棒身向下滑,打湿了李墨的腿根和下方的床单。

    徐依依秀丽的容颜上透露出了一种爽到极致时的呆愣,她略显痴意的舔着唇瓣,一面呻吟一面将手往下摸。

    当她触及到那部份因为过於粗长未能被花穴吃入的棒身时,蜜液自花穴产出的速率瞬间加快了,“还有这麽多…恩……啊……全部插进来…啊……一定……恩恩……能让我爽翻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依…你那里…容不下的……”对自己的天赋异禀知之甚详的李墨,并不想让兴头上的徐依依尝到痛楚。

    徐依依却是期待又渴望的笑了,被欲望所支配的她,不容置疑的说:“我就要──啊啊啊!”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臀瓣贴合到了李墨的大腿,穴口也碰触到了他的胯部,徐依依的脸上漾起夹则着痛意、满足和被整根大肉棒贯穿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爽…啊……痛…但是……也好爽…啊……小穴……身体里面……被大肉棒插的好满…啊……好喜欢……好喜欢这样……”徐依依舒服的留下欢愉的泪水。

    徐依依的身体不动,停留在两人完全交合的时候,李墨却是一改常态,主动进攻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墨将徐依依反推倒在了床上,两手分别抓着她朝上伸起大开的左右腿脚踝,挺着腰开始狂风骤雨般的猛操她的花穴。

    当大肉棒因徐依依的动作而体会到那前所未有的满足时,李墨的意识便彻底被欲望所支配了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感觉呢?

    整根粗长硕大的巨棒,埋入湿润狭窄,散发着柔媚幽香的花穴,那柔软的媚肉,出乎意料的缠人,将他粗壮的棒身,牢牢的,紧紧的包裹住……

    那狭小紧窒的花穴,将他的粗大吸的分毫也不肯让步,像是要将整根大肉棒困在永久的囚禁在她的体内……

    花穴的魅力让李墨深深的着迷了起来,越发“不可自拔”。

    他一回又一回的将大肉棒抽出些许,再狠狠的插入花穴,使的巨棒硬挺的顶端,一次又一次的捣弄着她那软嫩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啊阿阿……哦……墨哥哥…啊……你要插死我了…啊……啊啊……爽死了…啊……大肉棒……好会操啊……哦……爱死了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依依抓着身下的床单,不停的娇吟出声。

    李墨则像不知疲倦的机器,支使着大肉棒疯狂的在花穴内抽送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……哦哦哦……顶的好深…啊……墨哥哥的大肉棒好会插啊…啊……小穴要被大肉棒插坏了…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爽…啊……好爽……太幸福了……”

    都说老实人一旦发起狠来连鬼都怕,禁慾久的人一朝放开心思去操,更是让徐依依被李墨的大肉棒操的爽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花穴不知道被插的高潮多少次,蜜液泄的到处都是,大肉棒却仍是犹觉不够的在花穴内肆意抽送。

    灼热浓稠的精华一回又一回的对准花心狂射……

    “…呜呜……好满…啊……好多…啊……墨哥哥……啊……大肉棒又射了好多…啊……好爽…恩恩……太多了…但是好爽阿阿……墨哥哥……我好爱你……恩恩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关於复仇的念头彻底被徐依依抛之脑後,她只知道,尝过这样惊人疯狂的欢愉後,她再也不可能离的开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──不会有人能让她这样满足了。

    她真心想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,她要让李墨永远只操她一个人的穴。

    “墨哥哥,做我的老公,以後天天插我的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