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(49)

作品:《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

    作者:王苗壮2019618字数:5000[四十九]没想到我的一番话,打动了魏洁的家庭观念。她用纤纤玉指转着手中的酒杯,绿色的酒水打着细密的气泡,“我们家欣欣,虽然小学毕业后到了我们中学的初中部,我这当妈的在校园里却一次也没见到,唉……”她大概有了点醉意,所以酒后吐真言。

    我们离开了酒吧,因为都喝了点酒,所以找了个代驾。我和魏洁第一次没有隔着驾驶档并排而坐,想到比魏贞还要浑圆硕大的美臀就在我触手可及之处,我的鸡巴都勃起了。还好在黑暗中,魏洁又喝醉了酒,不可能注意到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,我闻到一缕极好闻的幽香,感觉是魏洁的美人体香被酒力蒸腾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香味就像她的人一样,矜持中暗藏妖媚,挑逗着男人的欲望。黑暗中,只看得见她的金丝边眼镜的微弱反光。

    和美人同坐,时间总是过得飞快。很快就到了魏洁的家。我看她真的有点醉了,于是陪着她一起下车。魏洁也很默契,没有推辞。我们进了楼,上了电梯,来到了顶层她的家。魏洁从包中摸出钥匙,打开了门,转头对我说:“进来坐坐吧。”我才想起她老公已经回北京了,咽了口口水,跟在魏洁屁股后面进了门。

    客厅的灯是亮的。“啊!”只听一声惊呼,我的眼前出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魏洁的女儿宁欣,那个动人心魄的绝美少女,竟然一丝不挂地站在客厅里,一头长发湿漉漉的,锁骨纤细优美绝伦,两条瘦骨伶仃的腿又细又长。她看到我进来,羞得满脸通红,赶紧一上一下遮住了自己的胸部和阴部两个部位。魏洁这么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成熟精明的女人也不禁变色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说:“欣欣,你洗好澡要裹上浴袍,否则不仅不雅,而且会着凉的,快去吧。”宁欣点了点头,飞一般的跑回自己的卧室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魏洁叹了口气:“这孩子,真是叫人操心。”我蓦然意识到,魏洁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醉态,进入她那种极端理智的模式。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一点。一个女人,怎么会这么冷静?她是一个难以征服的对手,不过无所谓,我也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猎手。

    我们换了鞋子,进了客厅,坐到沙发上。魏洁旋即起身,扭动着惊人的丰硕大屁股进了厨房,过了一会儿,端着一个托盘出来。她把托盘放下:“尝尝,这是我们家乡的蜂蜜泡的茶,特别解酒。”

    我端起杯子,呷了一口,果然甜润沁人,顿时觉得酒解了不少。魏洁双手握杯,喝了一口,然后捧着杯子,把手搁在腿上。我们聊起了魏洁的家乡。

    那是南方一个山清水秀的农村,却因为交通不发达,所以人们过着贫困的生活。不过,近年来的建设已经大大改善了那里的环境。魏洁谈起她家的情况。魏洁的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。那里因为水质和空气特别好,再加上出产一些对养颜特别有好处的特产,比如一种特殊的蜂蜜,一种独一无二的花椒,所以女孩子身材窈窕,肤质白嫩。是远近出名的美人村,周边的村子都要来她们村子提亲。她的姐姐魏贞更是远近出名的大美人,嫁给了县长的儿子。我微微一笑,她姐姐魏贞的美我可是里里外外欣赏过。

    魏洁说她的爸爸妈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当地的传统观念很重。他们生了两个女儿,一个儿子,家里也最宠儿子。因为父母的身体不好,不能长时间干重活,所以魏贞就挑起了农活和家务。我想难怪魏贞的奶子和屁股这么发达,除了天赋异禀,还有如此繁重的体力劳动刺激,才造就了肥硕无比的爆乳巨臀。魏洁和弟弟是在魏贞的照顾下成长起来,所以对姐姐特别有感情。魏洁后来读书好,进入了城里的师范学校,和当时在名牌大学读研究生的丈夫结了婚,次年就有了女儿宁欣。宁欣是个聪明的女孩,五岁就上了小学,也比同龄人早了两年毕了业。

    一提到宁欣,我的鸡巴就硬了起来。这么娇嫩的一朵含苞待放的花,脸蛋是如此可人,决不能让人摘了。

    魏洁对女儿感情很深,所以不自觉中就聊了很多女儿的事。她的女儿宁欣读书很好,小小年纪就学芭蕾舞,老师也说她很有前途,所以她和丈夫准备过阵子送她去法国巴黎的世界顶尖芭蕾舞学校。

    我漫不经心地聊着,喝了口蜂蜜水,见时间也不早了,怕司机等的时间太长,于是主动告辞,下了楼然后上了车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心中思绪盘旋。果然不出我所预料。以魏洁一个女教师和她丈夫基层官员的地位,是不可能有钱出的起让女儿上法国最好的芭蕾舞学校的,那得烧多少钱?唯一的答案就是,他丈夫一定挪用了公款。我知道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贪污手法,就是挪用公款用于投资,然后赚了钱及时还回去。这样,挪用的钱并不会很多,但这一“资金链”却很脆弱,只要掌握了对方的单位情况,很容易致之于死地。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自从魏洁和我夜间聊天后,她对我的感情不同往日了。那副精明、仿佛能看透人心的月牙儿般的弯起的凤眼,现在变得温柔很多了。我们的合作也越来越入港。就这么过了一个礼拜。这天下午,天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,电闪雷鸣,在地上激起一道道水烟。我接到了魏洁的微信,她问我能不能帮忙去芭蕾舞班接一下宁欣。我自然就那么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来到芭蕾舞教室,见里面一群姑娘刚上好课,正要从教室里走出来。我一眼就看到宁欣,顿时竟像一个小处男一样感到口干舌燥。我的鸡巴差点儿直直地翘了起来,多亏我强运丹田之力,才勉强把一团欲火给压下来。宁欣小小年纪,脸蛋已娇美如斯,长大了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,顿时脸红如烧,想必是想到了出浴被我看到的事。我一挺胸,帅气地走到她面前。一群女孩子看到我都窃窃私语。我潇洒地笑了笑,对宁欣说:“你妈让我来接你。”宁欣拘束地点了点头,说:“我先去换衣服。”她和女孩们进了更衣室,不久就出来了。在一片艳羡的眼光中,我带她上了车。

    她坐在副驾驶座上,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她,侧脸娇艳绝伦,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好看。雪白的肌肤衬托着乌黑的鬓发,耳边生长着细细的绒毛,那种旁若无人的神态真是让人心痒痒的。单薄的身体和细长的腿预示着她还有很大的发育空间。

    我一边和她聊天一边开车,小女孩还是相当拘束的。不过多亏了我的健谈和幽默,渐渐地把她的陌生感打消了。这个年龄的女孩简直天真的让人不可思议,我随口一句话就能逗得她笑颜如花。空气中传来淡淡的、若有若无的、极好闻的幽香。

    短短的车程,就把我和她之间的距离给拉近了。等到我停车在她家门口时,她是笑着向我道别的。

    我开车离开了魏洁家,接到魏洁的短信,感谢之余,埋怨我不上来坐坐。我自然展现君子风范,对她说人送到就好。魏洁真是调动人情绪的高手,话里的淡淡情愫让人浮想联翩,可是我在此彬彬有礼地回复了,很好地保持了我的形象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一个礼拜,我忽然接到我的情人苏丽的电话,说何惠和何蕊考试资格的事已经办妥了。我心里松了口气。是时候回家料理一下这些事了。于是当天我开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看到我的三个巨乳妾侍、丰臀女奴,我的鸡巴就涨的厉害。不过她们都穿戴得齐齐整整,因为有月嫂在家。吃好晚饭,我打发月嫂回去了,一场盛大的淫靡party开始了在卧室里,母女三人脱下衣服,一阵阵乳球抖动看得人鸡巴硬挺。等到看到她们的裸体,我眼前一亮。我离开的日子里面,她们的健身、美容和瑜伽的确卓有成效,刚刚生育完的憔悴一扫而光,神采奕奕,腰围和四肢的少许赘肉也消失了,更难得的是,本来因为过于肥大的微微下垂的哺乳期硕乳变得挺拔茁壮,肉滚滚的大屁股也翘起来了,浑身血气流转,看起来健康极了。

    三母女摇奶晃臀爬上床。我忽然眼珠一转,提议玩个游戏,那整张床做战场,母女三人以奶为枪,把对手射下床去。我促狭的提议让三母女脸蛋发烧一般红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了,倒是何蕊第一个动手,双手捧起自己的一只圆滚滚的右乳,轻轻一按,“吱”的一下,一道奶水直射在何惠脸上。何惠猝不及防,“啊”的一声,似有怒意,抓起自己的奶子一摁,奶水射到妹妹脸上。魏贞这个做老母亲的害羞,我把魏贞拉过来,几下揉搓,魏贞瘫软在我怀里。我趁机拽住魏贞的两只乳峰,一人一只,朝着何惠和何蕊射奶。“不要”魏贞羞得要哭出来了,头侧向一边,不敢看两只哺乳期大肥奶被我当成水枪射女儿的淫靡景象,一双n罩杯豪乳却恬不知耻地奶水狂喷。何惠和何蕊被妈妈的奶水遮头盖脸喷了,也调转枪头,朝着妈妈射奶。“不要……”魏贞才要开口哀求,冷不防何惠的一道奶射来,呛得她没法开口。一时间三国混战,奶水喷的到处都是,魏贞被我一双铁手牢牢拽住乳峰,动弹不得,奶水一股股挤出,奶水撒的到处都是,空气中一股奶香味。

    最后,姜还是老的辣,何蕊和何惠的奶水枯竭了,拼命挤也挤不出强劲的射流,魏贞的乳量储备还很丰富,我终于制胜一击,狠狠一捏,魏贞仰起脖子一声哀嚎,奶头喷出两股白腻腻的劲流,何惠和何蕊被喷的满脸都是,大叫着下了床。

    作为得胜者的魏贞已经奄奄一息。我抱起浑身奶迹的魏贞,一手一个打开她的大白腿,早已硬的铁棍也似的大肉棒顶在她的胯下。魏贞识趣地用纤纤玉手把大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,“哧溜”的一声,我的大肉棒直顶她的花心,魏贞发出一声狂野的呻吟。

    我放下手,让魏贞自己抬起身子,不停地做活塞运动。我忍受着随着魏贞的呻吟和蜜穴的蠕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,抄起魏贞的一只硕大饱满的奶子,一口含住了褐色的大奶头,甘甜的乳汁涌入口中,魏贞叫的更下流了。现在她已经不是一个母亲了,而是一个女人,一个尽情发泄着自己欲望的女人。终于,我的快感攀到了极限,魏贞被我操的热汁横流,我的大龟头一阵酥麻,再也忍不住,在她的骚逼里狠狠放了一炮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和魏贞、何惠、何蕊讲了姐妹考学的事。魏贞见我记得对她的承诺,十分感动。我个她们讲了安排。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寝室,供姐妹读书复习:何惠要考大学,何蕊要考中专。

    当天,我带着何惠、何蕊姐妹来到租借的寝室。寝室不大,有两张写字台,姐妹的背后也就是寝室中央我安排了一张大床,晚上姐妹就睡在这张床上,我来了也可以伺候我。寝室出口、浴室对面还有一个料理台、一个冰箱,我让姐妹俩平常把挤出来的奶水保存在冰箱里,等我享用。

    我讲完,一屁股坐在床上,感到嘴有点渴了,抓住何蕊,何蕊笑嘻嘻地坐在我的怀里,我从她衣领里掏出一只大肥奶子,叼住奶头,津津有味地喝起奶来。

    何惠乖巧地跪到我身后的床上,用两只大奶子给我的头部做按摩。

    终于吸空了何蕊的一只大奶,我的肚皮也涨的圆圆的。我站起身来,跟她们说了声好好学习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回到家,就看到魏贞在给儿子喂奶。从现在开始,魏贞要一个人照顾三个小孩,也够辛苦的,幸好我未雨绸缪,给她雇了个月嫂。不过自从我回来,为了方便我过性生活,月嫂到晚上就回去了,不再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和魏贞独处也是有滋有味的事。这个贤妻良母最懂我的心,也最懂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的爆乳巨臀,她的小嘴骚逼嫩肛,她的哺乳期大奶子里充盈的奶水,无一不让我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飞快,我也打算回魏洁身边了,这一天上午,我没叫月嫂来。魏贞上身穿着黑色弹力包芯丝衣,上身曲线毕露,两枚硕大的乳峰顶端湿了大块奶渍,露出奶头的形状,下身更加过分,竟然不着寸缕,油光光的大肥屁股恬不知耻地撅着,脚上却穿了一双高跟鞋。我摁住她肉山般的巨臀,她用双手撑着桌子,嘴里哼哼唧唧,椰子般的硕乳乱抖。正干的有趣,魏贞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魏贞一边挨我操,一边接通了手机,我抢过她的手机,调到话筒模式,好让我也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是魏女士吗?”手机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魏贞被我干的气喘吁吁,喘息着回答。我恶作剧地伸出巨大的手掌,给了她一记清脆的屁光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手机里的女声说,“我们是xx医院的。你的丈夫何先生醒过来了。”整个屋子一片死寂。我停止了抽插,甚至能感到魏贞火热的骚逼顿时冷了下来。魏贞的脸色惨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。请你快来医院吧。”那个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我拔出鸡巴。魏贞一个踉跄,跪倒在地上,颤声说道:“好……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魏女士,再见。”说完那人就挂了。

    魏贞浑身像打摆子一样颤抖,忽然抽噎起来。她那个恶魔一样的丈夫又重返人间,她将再次带上枷锁。这次,可能就要永远带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拍拍她的肩膀,用安慰的语气说:“魏姐,你先穿上衣服吧。我送你去医院。”一个小时后,我的车停在了医院门口。魏贞匆忙下了车。我停好车后,朝着魏贞丈夫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我到了病房门口,没有直接进去,从门口窥探,看到魏贞坐在丈夫的床边。

    他丈夫坐在床上,面色阴郁,正在和魏贞说话。

    我踏步走了进去。魏贞看到我来了,神色慌张,站了起来,强笑着对丈夫说:“老公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就是徐总,你……你不在的时候,帮了我们很多忙……”她见老公的神色不善,吓得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就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徐强。”

    她老公这下倒不好意思了,也伸手:“你好,我是何献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