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骗局

作品:《AV拍摄指南

    周远川和张晓东被带进一间临时牢房。

    牢房不大,里面稀稀拉拉关着十来个人,或坐或站,一派死气沉沉。但看到警察送了两个“新人”进来,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    周远川对各种打量探究的视线毫无反应,他环顾了牢房一圈,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一靠,倚着铁栅栏垂头沉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张晓东亦步亦趋地跟着,又怕凑太近打扰他,就站在隔了几步的地方守着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哪条个道上的?"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张晓东冷漠地瞅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进局子吧?不知道进来要先拜大哥吗?”

    “拜大哥?”张晓东的目光扫过所有人,“谁是大哥?”

    横肉男指了指身边一个精瘦的老头:“他是我们这房的大哥牛叔。你们新来的,得听大哥安排,让你睡哪儿你睡哪儿,家里人送来的好东西要先让给大哥用,听到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呢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横肉男不屑地啐了一口,“以为自己很有本事是不?兄弟,我是过来人,局子没进十遍也有八遍了,比你壮比你块头大的我见多了,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,我们这边十二个人,你自己掂量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"好啊。那动手吧。”张晓东双手抱胸,稳稳站着,“谁先来?”

    “你

    “算啦。”被叫做牛叔的人终于开口,他笑呵呵道,“相逢即是缘,都进局子了还舞刀弄枪的不好。

    他下巴指了指牢房的天花板,上面安装着好几个监控摄像头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张晓东不说话。

    横肉男瞪着眼刚要冲上去,被牛叔拽住了,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,后面那位小兄弟呢?”

    牛叔指的是一直闭目养神的周远川。

    张晓东上前一步把周远川挡在后面,沉声道:“管好你自己,不该问的不要问。”

    牢房里其他人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被“新人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,牛叔脸上也有点挂不住,他嘿嘿一笑:“小兄弟,差不多就行了,真当有了监控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张队。”周远川忽然开口道,“让他们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晓东‘啪’得后脚一磕敬了个军礼,牢里其他人都被这流畅标准的动作唬得愣住了,还没搞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,抬头就看见张晓东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步子很稳,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,压迫感却十足十,牛叔到底比其他人多吃了几年盐,马上从平静中看到了危险,他往后退了一步,举起双手:“小兄弟,咱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晓东嘴角一扬。

    @@@

    牢房外的办公室里坐着两个协警,此时都无聊地瘫在座椅上消遣时光。

    “进去两个小时了吧?”年轻点的那个打了个哈欠,把视线从监控屏幕上移开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另一个抽着烟,“你说今天刚送来的那俩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是给安排到姓牛的那间去了。嘿嘿,姓牛的毛病多,有他俩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那个高个子的小白脸长得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。咱要是有那个长相,哪儿还用得着天天相亲?没房没车也有大把女的抢着嫁。”

    两人嘻嘻哈哈调侃了几句,年轻的协警终于又把视线转回监控上,几秒后忽然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诶诶,你看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一惊一乍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凑过头,表情很快也变得非常古怪,两人对视一眼,一时都噎住了似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监控画面显示,牛叔所在的牢房已经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块,牛叔和牢房里其他十几个犯人全都面朝栅栏一字排开,像罚站似的贴边站好,把牢房里的大部分空间留给了周远川和张晓东。

    张晓东甚至还走过去踹了牛叔一脚。

    “这俩人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@@@

    乔桥在牢房里没待多久就被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一头雾水地跟着女警往外走,除了知道有人探视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清楚,可她刚被拘留,一个电话都没往外打过,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她在哪儿,到底会是谁来探视呢?

    女警把她领到接待室门口,解开了她的手铐。

    乔桥轻轻推开门,里面站着一个乔桥绝对没想到的人一一姜原。

    “乔桥!”姜原热切地迎上来,“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,我好歹有点关系,多少能帮帮你。”

    乔桥眨眨眼睛,她还没搞明白状况。

    “咱们废话少说,你现在有多少钱?”姜原急切地摸出一份纸笔,“把你银行卡的账户密码写上,这样我一一”

    “等等乔桥皱眉打断,“你要干什么?你怎么知道我被拘留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我有关系吗?”姜原有点生气,“你怎么这么磨蹭,我不能在这儿待很久,其他的以后再说,你先写上账户密码,我好保释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保释?”

    “这这还用问吗?你不想出去?”

    “不想啊。”乔桥一摊手,笑道,“这里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原梗了一下,“你会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“坐就坐呗。”

    “乔桥。”姜原忽然声音放得很柔和,“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怕我拿了你的钱?我知道我以前挺混蛋的,但我其实一直喜欢你啊,我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被关起来呢?”

    乔桥在心里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姜原让她写账号密码她就觉得有点不对,听到这几句话基本坐实了她的猜测。这场拘留的闹剧很大可能跟姜原有关,否则刚被拘留姜原怎么就来了?就算是有消息,可警局没人认识她,难道他们还会把每天给姜原发一份被拘留的人的照片吗?

    那么再往回追溯,在停车场拦住她和周远川的那帮人,很可能也是姜原找来的。

    乔桥略一沉思,决定暂时改变策略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,我还有工作,一直被扣在这儿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?”姜原以为乔桥改主意了,欣喜道,“我可以保释你啊,交一笔钱就行了!现在交上立马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帮我垫一下好不好?拜托啦,等我出去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姜原技支吾吾,“我也没什么钱啊,不然就不会来找你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保释金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?!”乔桥瞪大眼睛,她虽然不懂法但也知道这个数字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已经给你算便宜了,按照规定是不能保释的,你总得给我点钱打点关系吧?”姜原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这次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有。”姜原嘴快道,“你不是还有张黑卡吗?”

    他说完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只能补救道:“上次KTV看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缺失的一环终于补上,乔桥总算搞明白了这出闹剧的来龙去脉,姜原想把乔桥的黑卡弄到手,所以去乔家聚会时才会一直来套近乎,奈何自己对他没兴趣。于是软的不行来硬的,找了几个小混混想逼问出密码,计划很完美,实行得也很顺利,唯一的问题就是漏算了周远川。

    不过姜原应变得很快,PlanA不成立即换PlanB,这个用保释金套账户密码的把戏应该才想出来不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姜原问道,“你愿意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问题,你怎么知道我黑卡里有钱的?”

    “呃就是.就是随便一猜。”他岔开话题,“可以吗?我去弄手续?”

    “我仔细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。”乔桥一笑,按下了会面结束的响铃按钮,“这里很安静,离你也远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,女警走了进来,乔桥看不都看姜原一眼,转身离开了接待室。

    “不是乔桥!乔桥!”

    姜原喊了两嗓子,背影都看不见了才愤恨地锤了一下桌面,表情无比阴鸷:“好,那你跟你姘头就在里头待着吧!”